珩泠不是行冷!

这儿珩泠w
叫啥都行!
墙头很多!

十二岁的小园丁目睹了军工厂的事故,无奈被带到克利切的白沙街孤儿院。艾玛不解,抓住克利切的手晃着问他。“克利切哥哥,我爸爸呢?”

十四岁的艾玛像个小大人一样照顾孤儿院的其他小朋友们,有事儿的时候一句还带这点奶味“克利切哥哥!”,闲暇时间对着自己的园艺作品摆弄摆弄最后露出欣慰的笑容——太美好了。

二十二岁的伍兹小姐来到了庄园,“我不相信你,除非你能让皮尔森先生和莱利先生不吵架了!”“很抱歉,我还是喜欢没有温度的您。”

瞎瘠薄摸鱼,瞎瘠薄的脑洞

评论

热度(9)